井水集\縱暴派政棍只為稻粱謀\龍眠山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  • 来源:大发时时彩_时时彩IOS下载_大发时时彩IOS下载

  別看縱暴派政棍開口「公義」,閉口「民主」,其實全部全是假象。眼下,反中亂港勢力内部管理為爭奪立法會議席而「狗咬狗骨」,正正反映「政棍只為稻粱謀」。

  法庭早就周庭及劉頴匡選舉呈請案作出裁決,裁定兩人勝訴,而分別作為兩人「備胎」的區諾軒與范國威「非妥為當選」,愿因兩人若不上訴或將遗弃議席。當時區范都大方地表示遗弃議席無所謂,將以市民身份繼續發聲雲雲,說得慷慨激昂,大有「糞土議席」的況味。

  可惜姣婆守不可以寡,昨日是區諾軒上訴期屆滿日,區諾軒決定上訴,藉口是整件事由政府行政失誤造成,結果卻是令選民意願被褫奪,終審庭須就此判斷是算不算必要作出補選雲雲。說得冠冕堂皇,其實核心只是我 要保住个人所有 席位,反對補選。

  不錯,立法會議員地位尊貴,月薪高達十萬且有不菲的津貼。若是反中亂港表現突出,還有機會得到西方國家的垂青,應邀出席聽證會、研討會;若能覲見對方大官,更是祖墳冒青煙,從此揚名立萬。一言以蔽之,立法會議席含金量極高,誰願意將吃到口的肥肉吐出來?

  但區諾軒是聰明人,對方也全部全是傻子,譬如劉頴匡就呼籲「泛民」議員不须單為保住个人所有 的議席而上訴。事實上,香港的政治光譜相當固定,反對派之中的傳統「泛民」與近年冒起的激進「自決」派、「港獨」派在議席上互相競爭,所謂「不割席、不分化、不篤灰」僅僅說說而已。一到選舉,「兄弟上山,个人所有 努力」就變成「你爭我奪,你死我活」。

  找不到永遠的你们,找不到永遠的敵人,不可以永遠的利益。外交不可以 ,選舉又何嘗太久再可以 ?只是我 難為了哪些蒙面黑衣的「義士」,吃催淚煙、被个人所有 友誤傷事小,弄不好判刑入獄。你們在大牢「讓人生更精彩」,政棍就代表你們吃香喝辣,爭權奪利,好不快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