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乐生肖

<meter id="jvifz"></meter>
  • <output id="jvifz"></output>
  • <acronym id="jvifz"></acronym>
    1. <input id="jvifz"><ol id="jvifz"><big id="jvifz"></big></ol></input>

      <meter id="jvifz"><u id="jvifz"></u></meter>
      中國西藏網 > 名家專欄

      戰火中特別的蒙藏僧人抗日組織

      喜饒尼瑪 發布時間:2020-04-28 11:08:00來源: 中國西藏網


      戰時五臺地區規模最大最完整的藏傳佛教寺院菩薩頂老照片 喜饒尼瑪供圖

        山西五臺山寺廟林立,其中分黃廟、青廟兩大類。黃廟即藏傳佛教寺院(當地稱喇嘛廟)。對于篤信佛教的藏族百姓來說,五臺山是一個非常神圣的地方。八思巴、釋迦益西、十三世達賴喇嘛、九世班禪、章嘉呼圖克圖等不少藏傳佛教高僧都曾在此誦經駐錫。

        1931年“九一八”事變后,五臺山宗教界很快成立了“僧界救國會”。他們以“救國救難僧人有責”為宗旨,發動各寺廟僧人聯合起來,選拔僧人進行武備訓練,抵御外侮,以拯國難。

        在華北形勢發生急劇變化的被動局勢下,中國共產黨確立了以五臺山為中心的抗日根據地的軍事戰略部署。1937年9月,聶榮臻將軍率部開赴晉、察、冀、綏四省交界開展游擊戰爭,駐扎在五臺山一帶。

        當時,五臺山蒙藏等各族僧人共有1000多人。能否得到蒙藏僧人的支持,不僅關系到信教群眾對抗日的支持,還可以消除日本借助佛教手段在蒙藏地區進行離間之計。八路軍到五臺山后,認真貫徹執行抗日民族統一戰線政策,團結僧眾一致抗日。聶榮臻等多次親臨五臺山,結合五臺山的民族和宗教情況,他認為對佛教、寺廟、僧侶,不能簡單地以“封建迷信”而論。聶榮臻要求機關、部隊都要愛護寺廟文物古跡,不干涉僧侶們正常的宗教活動。這一做法,使五臺山僧眾對共產黨、八路軍有了新認識。

        這期間,晉察冀邊區政府和五臺縣委都非常重視五臺山地區的統戰工作。在五臺山舉辦了訓練班,宣傳抗日,宣講黨的民族宗教政策。為了照顧僧人的生活,遇到災年,政府便撥款撥糧救濟寺僧……寺僧自發組織了五臺山蒙藏同鄉會,開辦了蒙藏學校,主動參加政府舉辦的喇嘛訓練班學習。邊區政府逐步成立戰地動員委員會、抗日救國會以及農、青、婦等抗日群眾組織,建立政權。五臺山僧人也提出“抗日救亡,僧眾有責”的口號,表示堅決擁護中國共產黨抗日救亡綱領。

        1938年1月10日至15日,晉察冀邊區軍政民代表大會在河北阜平縣城南莊召開,出席會議的代表共149人,有共產黨員和國民黨的代表、各抗日軍隊的代表、各抗日階層的代表,有蒙、回等少數民族的代表,以及“來自晉察冀三省部分縣的‘動委會’‘救國會’‘自衛會’的代表,并有五臺山的和尚和喇嘛代表”。蒙藏代表兩名(蒙古族李銀舉、藏族黨仲加磋),佛教代表兩名(黃廟二喇嘛依什捧磋、青廟僧會長然秀)等參加了這次大會。五臺山黃廟依什捧磋(臺麓寺二喇嘛)在會上的發言非常感人。他說:“……我們也是中華民族的一分子,在這國家一致抗日的期間,我們也是抗日的?!覀冊S多和尚、喇嘛,也都來參加抗日,也組織僧人動員會、自衛隊。拿槍去殺日本鬼子,我也肯干的!因為羊羔還有跪乳之情,烏鴉還有反哺之恩,廟里有個老佛爺,也還要給他燒香點燈,難道我們就沒有一點血性嗎……”

        此次會議得到五臺山蒙藏同鄉會及各寺的歡迎和擁護,特向大會發了賀電:

        晉察冀邊區軍隊司令聶、政治部主任宋,并轉大會各代表鈞鑒:

        倭寇侵我,華北幾于淪亡,人民檢其屠殺蹂躪,筆諸難局。幸賴我司令、主任及各工作同志、民眾團體、努力奮斗,遂有今日組織臨時政府滿之結果。將收復失地,民族振興,實現自由幸福之新中國,在此一舉。本會等謹率全體蒙藏善男信女,及青黃兩廟僧眾,愿忠實接受這個政府之領導,抗戰到底,并愿盡可能聯合蒙藏人民即各方僧眾,團結一致,驅逐倭寇出華北,出中國,特此敬賀。

       
      五臺山僧俗抗日武裝喜饒尼瑪供圖

        1938年4月16日,佛教圣地五臺山舉行僧眾大會,將原“僧界救國會”改稱為“佛教救國同盟會”。于是,“69座寺廟的漢、滿、蒙、藏、回各族僧人1780多人,積極擁護抗日救國的主張。其中占三分之二的青壯年和尚、喇嘛1100多人,參加了抗戰的實際活動”。

        五臺山佛教救國會(簡稱“五臺山佛救會”)成立之初,適逢中國共產黨提出“在可能和必要時發行救國公債”的財政經濟政策,五臺山僧人自愿組織認購晉察冀邊區發行的公債2000元。這一方面體現對新成立的抗日政府的信心,另一方面幫助抗日軍隊解決最為迫切的軍隊補給問題,緩解了日軍經濟封鎖的困境。依什捧磋喇嘛在執行黨的合理負擔、減租減息等政策的過程中,主動給佃戶減租糧15萬斤。他還積極支持邊區的抗日工作,受到政府的表彰和人民的尊敬,被推選為晉察冀邊區的參議員。

        1938年6月17日,“藏傳佛教同鄉會”再次發起為駐扎在五臺山地區的抗日軍隊募捐防寒衣服、鞋襪等300余件;并為駐軍供給柴火,贈送糧食,募捐錢物,為開辟五臺山根據地做出了自己的貢獻。1938年4月13日至17日,在五臺山相繼舉行“抗日陣亡將士追悼會”“慶賀平型關、忻口戰役勝利大會”,藏傳佛教僧人和同胞近千人參加。

        “1938年7月30日和10月1日,五臺山‘蒙藏同鄉會’發起并組織了慰勞抗日前線將士的活動。第一次黃廟僧人捐出了白洋150元,蒙藏同胞募捐白洋49元;第二次捐募干粉106斤、紅糖20斤、茶葉5斤、大米200斤、省票30元?!刹赝l會’的這一行動,帶動起五臺山其他寺廟的僧人和當地農民群眾,掀起募捐慰勞抗日將士的熱潮。尤為值得一提的是,1938年秋至1939年春,有百余名五臺山僧人參加了八路軍,其中包括菩薩頂等10處藏傳佛教寺廟僧人30余人。他們被編入晉察冀二分區四團,人稱‘僧人連’,充分顯示了藏傳佛教同胞抗日愛國的飽滿情緒?!?/p>

        抗日救國組織的形成便于集中抗日力量,進行有計劃的軍事和經濟籌備活動,同時,由于組織成員的特殊性,組織活動又具有一定的迷惑性和隱蔽性,成為抗日軍隊的信息站和聯系橋梁,在探聽日軍行動和贏得更多軍事準備方面具有不可低估的戰略意義。

        “1938年初,五臺山地區成立了抗日自衛隊。由于隊員不斷增多,槍支彈藥嚴重短缺,遠不能適應抗日戰爭的需要。經過調查,得知鎮海寺水樂院藏有一部分武器。于是,自衛隊決定設法動員該寺喇嘛獻出所藏槍支,支援抗日?!?/p>

        五臺山僧人在抗戰中同各族群眾密切配合,利用自己的特殊身份積極開展抗日活動?!?938年9月至11月,日軍調集2萬多兵力,對五臺山進行‘掃蕩’。為了更好地掌握日軍動向,保護僧侶和寺院的文物,八路軍派五臺縣四區區長胡培模等人化裝成僧人來到寺院,領導我們僧侶自衛隊配合八路軍戰斗?!覀兩畟H自衛隊還走上抗戰第一線,直接參加打擊敵人的戰斗。

        “1938年10月9日,日軍在五臺山地區遭到五臺山僧人自衛隊和八路軍、農民自衛隊的伏擊。次日,日軍采取報復行動。首先派出飛機在五臺山上空襲擾投擲炸彈,隨后日軍步兵從鴻門巖金閣寺分兩路侵入五臺山臺懷鎮楊林街,以及顯通寺、塔院寺、菩薩頂等寺廟,到處搜查,惡意毀壞文物古跡。在顯通寺當家和尚然宇的住處,搜出了‘五臺山佛教救國會’的印章,然宇被日軍立即捆起來審問。同時在梵仙山寺廟里搜捕了5名抗日工作人員,都被捆綁在顯通寺松樹上,準備殺害。在這緊急關頭,僧會長然秀急速派人到羅日侯寺請來喇嘛楊金巴。為了贏得時間,他又親自跑到菩薩頂禪堂院叫來能講蒙語和日語的喇嘛席增閣,讓席增閣喇嘛與日軍翻譯交涉。然秀帶領240多名僧人跪地念經求佛保佑。席增閣喇嘛用日語向日軍隊長說:‘寺院和尚是信佛教徒,與日本佛教一樣,只念阿彌陀佛,不參與政事?!鸾叹葒鴷≌率前寺奋娝蛠淼?,與當家和尚然宇和寺院僧人無關,不應治罪?!鲩w喇嘛又解釋說:‘從梵仙山寺廟抓來的外籍人,都是來五臺山朝山拜佛的,只因兵荒馬亂無法回去,他們不是八路軍干部,也不該問斬?!鲩w和楊金巴二喇嘛還講解了五臺山佛教圣地的歷史,指出寺院乃修善之所,不可殺生害命,并說佛爺可保佑日軍太平無事,躲災避難。日軍隊長終于被說服了,當即釋放了然宇和尚和我5名抗日工作人員?!?/p>

        1938年11月,八路軍準備在石溝峽谷伏擊過路的日軍。僧侶自衛隊積極配合。戰斗打響后,日軍在八路軍官兵的打擊下亂作一團,擁擠著往回撤??吹竭@種情況,守在溝口負責堵截敵人的自衛隊員在慈因法師的帶領下,爭先恐后地往山下滾石頭、扔木棒,砸得日軍哇哇亂叫。自衛隊在日軍的掃蕩中為掩護八路軍,機智地同日寇周旋,為八路軍創造了更多的殺敵機會。

        1942年4月的一天,五臺山佛救會接到通知,區武委會主任楊大可帶領部隊接收彈藥,五臺山佛救會為配合這次行動,組織10余名青年僧人協助,負責查看行動路線,監視敵人,護送八路軍,命令僧人:“不準點燈,不能讓狗叫,嚴守機密,泄露者殺頭……”這天夜間,五臺山一片漆黑,西北風呼呼作響。區武委會主任楊大可率領七八十個民兵悄悄溜進寺院,搬出彈藥箱,經過菩薩頂,轉向南山,將500余顆手榴彈、1挺機槍、30萬擔糧食、12000多發子彈順利地運出,交給抗日政府,支援了八路軍。

        五臺山寺院在全國僧侶中是很有影響的,早在1938年1月新華社就為此發出快訊 ,“我們出了家,但并沒有出了國?!边@一消息在全國佛教界引起了強烈的反響。

        五臺山各族僧人積極參加抗戰,捐款捐物,組織抗日團體,進行抗日宣傳,祈禱抗戰勝利,乃至參軍參戰,為國家安危奔走抗爭,充分體現出他們的大局意識和歷史使命感。再一次證明在全民抗日救亡運動中,萬眾一心、眾志成城、風雨同舟、共赴國難,在遭受慘痛侵略、奮起并肩抗戰的過程中,共同的命運把各兄弟民族緊密相連,充分體現了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。(中國西藏網 特約撰稿人/喜饒尼瑪)

        參閱資料:

        聶榮臻:《聶榮臻元帥回憶錄》,解放軍出版社,2005年版。

        《聶榮臻傳》編寫組:《聶榮臻傳》,當代中國出版社,1994年版。

        謝音呼:《五臺山僧眾抗日斗爭業績》,《山西文史》。

        陸崇相、高振林:《走上抗日戰場的出家人》,《解放軍報》,2005年9月6日。

        辛補堂:《抗日救國 匹夫有責》,《西藏民族宗教》1995年第2期。

        辛志強:五臺山各族僧侶抗日救國的史實,五臺山文史資料第三輯54—59頁。

        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學院黨史教研室:《中共黨史參考資料》,1979年版。

        

      (責編: 郭爽)

      版權聲明:凡注明“來源:中國西藏網”或“中國西藏網文”的所有作品,版權歸高原(北京)文化傳播有限公司。任何媒體轉載、摘編、引用,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,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。

      玉门镇| 梧州| 德江| 双牌| 获嘉| 天池| 准格尔旗| 阿拉善左旗| 桂林农试站| 平阳| 西乡| 汨罗| 巴林右旗| 宣城| 昔阳| 普兰| 宜良| ??| 泰宁| 余庆| 弋阳| 乐昌| 缙云| 万年| 宝鸡| 河源| 通许| 阿里山| 石嘴山| 祁门| 崇礼| 嵊泗| 东乌珠穆沁旗| 沁源| 泗阳| 舟山| 瑞昌| 泰宁| 万载| 鹰潭| 广元| 福鼎| 合江| 燕尾港| 阿瓦提| 分宜| 桂阳| 瓮安| 鄯善| 柘荣| 哈巴河| 托托河| 潍坊| 灌南| 惠东| 台中| 沐川| 石屏| 思南| 芜湖县| 介休| 辽源| 邵阳县| 苏家屯| 西和| 滕州| 广汉| 娄烦| 德兴| 羊山| 焉耆| 蒲江| 榆林| 韦州| 新港| 佛爷顶| 河口| 本溪县| 永平| 沈阳| 广宁| 崇仁| 民勤| 沁城| 二连浩特| 勐海| 玉山| 高青| 湘潭| 盘锦| 温县| 梅县| 易县| 宁强| 阜南| 新巴尔虎左旗| 番禺| 东沟| 卓资| 台南| 灌云| 句容| 金昌| 铁干里克| 阿克苏| 攀枝花| 普格| 余杭| 辉县| 天池| 三江| 和静| 郧县| 威信| 锦州| 黎城| 宜君| 威海| 张掖| 敦煌| 彬县| 察哈尔右翼后旗| 宁城| 讷河| 道县| 环县| 虎林| 余杭| 金州| 吕泗| 黄茅洲| 大新| 乌审召| 洱源| 尚义| 阳信| 荥阳| 青河| 托里| 聊城| 乌斯太| 马尔康| 开原| 会东| 达州| 吉木乃| 灵宝| 苏尼特右旗| 邗江| 塔河| 冠县| 安义| 德州| 沛县| 安乡| 永署礁| 南昌县| 泽库| 聂拉木| 西沙| 城口| 石渠| 利川| 当阳| 孪井滩| 临潭| 头道湖| 巴仑台| 睢阳区| 都兰| 潮阳| 郓城| 滁州| 泸州| 临江| 武强| 察尔汉| 柳河| 新城子| 南陵| 新野| 城固| 浮山| 阜新| 揭西| 汝州| 宝鸡| 德保| 鹿邑| 台中| 五道梁| 闽清| 双鸭山| 桂林| 莱阳| 范县| 徐家汇| 五河| 湘潭| 乐业| 东宁| 凌云| 香港| 古丈| 兴仁| 叶县| 石家庄| 康县| 中泉子| 大名| 饶平| 紫阳| 湛江| 苏尼特右旗| 荣成| 普格| 马山| 建昌| 唐县| 曲阳| 盂县| 乌伊岭| 丁青| 许昌| 张北| 镇康| 崇仁| 商南| 临高| 新县| 鹿寨| 六合| 延庆| 宜君| 黄冈| 余庆| 石家庄| 天柱| 双阳| 阿荣旗| 长丰| 株洲| 盐津| 大竹| 赫章| 高淳| 乌什| 孟村| 巧家| 宜昌| 沈阳| 新密| 廊坊| 醴陵| 虞城| 万盛| 临县| 庐江| 大勐龙| 大田| 盐边| 芦山| 牟定| 眉县| 丰润| 宝清| 普格| 肃南| 柳林| 黑河| 金华| 户县| 习水| 南皮| 东阳| 奈曼旗| 望奎| 于田| 泸定| 东沟| 平陆| 江宁| 九华山| 永济| 新绛| 涿州| 天池| 大武| 江口| 西连岛| 黄冈| 冷湖| 香格里拉| 赣州| 临县| 绥阳| 镶黄旗| 勐腊| 南郑| 潜江| 镇宁| 宣威| 韩城| 日喀则| 罗江| 旺苍| 福贡| 阳江| 株洲| 乐清| 一八五团| 海宁| 白河| 汤河口| 硇洲| 野牛沟| 宁强| 饶平| 鸡公山| 平邑| 资溪| 道孚| 喀左| 大名| 淖毛湖| 封开| 阳春| 辽源| 陈家镇| 广平| 临西| 永福| 贵阳| 中牟| 宁武| 土默特右旗| 乌拉特前旗| 南皮| 息烽| 屯留| 鹤城区| 惠农| 恩平| 定日| 青田| 什邡| 云阳| 兰西| 敦化| 察哈尔右翼中旗| 巧家| 廊坊| 法库| 云浮| 宁都| 琼结| 二连浩特| 璧山| 荆州| 当阳| 万盛| 宜阳| 双柏| 永清| 大柴旦| 百色| 青岛| 棠荫| 邻水| 澄海| 绿春| 徐闻| 揭阳| 甘洛| 定远| 龙海| 库车| 额尔古纳| 呼中| 永定| 阜宁| 二连浩特| 川沙| 登封| 华宁| 柏乡| 长乐| 田林| 垦利| 正阳| 安庆| 潮州| 灌阳| 嘉荫| 瓦房店| 正定| 大港| 清流| 哈密| 乌审召